• <dl id="qelso"></dl>
    <menuitem id="qelso"><dfn id="qelso"></dfn></menuitem>

    <track id="qelso"><div id="qelso"><td id="qelso"></td></div></track>

      <track id="qelso"></track>
      1. <tbody id="qelso"></tbody>

      2. 首頁 > 新聞 > 企業新聞 > 木門企業 > 正文

        搜門獨家 | 千川木門駱柏韜最新動向:從好萊客回購后,聯姻國資

        搜門網訊隨著湖北千川與成都城投置地(集團)有限公司聯姻的塵埃落定,關于千川木門的猜疑,以及關心人士對駱柏韜本人的擔憂,也逐漸散去。

        image001

        6月末,駱柏韜及成都錦兆達企管理有限公司擬支付7.92億元回購好萊客所持湖北千川51%股權的消息引發業內關注,“提前回購”,更難免讓人浮想聯翩——湖北千川乃至千川木門未來的業務發展之路是否受到影響?

        事件始末

        根據好萊客公告顯示,2020年7月31日,廣州好萊客創意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屆董事會第三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簽訂<資本合作意向書>的議案》,好萊客與駱正任先生、楊琴女士、駱柏楊先生(以下統稱“交易對方”)、駱柏韜先生、湖北千川于2020年7月31日在廣東省廣州市簽訂了名稱為《資本合作意向書》的框架協議,好萊客擬以自有資金收購的方式收購交易對方持有的湖北千川51%的股權。

        2020年10月19日,好萊客第四屆董事會第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收購湖北千川門窗有限公司51%股權的議案》,并于同日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最終好萊客以支付現金方式收購交易對方湖北千川51%的股權,交易對價為人民幣70000萬元。

        2020年11月16日,湖北千川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手續,此次工商變更之后,好萊客持有湖北千川51%股權,駱柏韜先生持有湖北千川49%股權,湖北千川成為好萊客控股子公司,納入好萊客合并報表范圍。

        2020年12月28日,好萊客(603898.SH)發布公告,公司第四屆董事會第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湖北千川受讓千川門窗100%股權暨關聯交易的議案》,同意湖北千川以1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受讓成都千川持有的千川門窗100%股權。成都千川經營性資產及相關債權債務、人員注入至千川門窗,并將千川門窗100%股權轉讓給湖北千川,以消除成都千川與湖北千川的同業競爭。

        2020年12月29日,千川門窗收到成都市溫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頒發的《營業執照》,完成工商變更登記,千川門窗成為湖北千川全資子公司。

        2022年6月27日,好萊客發布公告,由于湖北千川門窗有限公司(簡稱“湖北千川”)預計難以完成相關業績指標,業績承諾方之一駱柏韜持股100%的成都錦兆達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簡稱“錦兆達”)受讓公司所持湖北千川51%股權。好萊客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直接或間接持有湖北千川股權,湖北千川不再納入公司合并報表范圍。本次交易事項,預計公司將確認投資收益約1.79億元,并確認應收股權回購款7.92億元。

        “提前回購”引發猜想

        “原股東擬出資7.92億元回購好萊客所持湖北千川51%股權”消息一經曝出,便在業內引發關注,引發對千川木門更多猜想以擔憂,更多源于“提前回購”之說。

        相關報道顯示,2020年,好萊客收購湖北千川51%股權時,湖北千川作出業績承諾:2021年度和2022年度實現的平均凈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后孰低)不低于1.8億元;根據好萊客年報披露,由于個別客戶的單項計提,湖北千川2021年度營收為7.73億元,凈利潤為-1.27億元;2022年一季度,營收為1.64億元,凈利潤為2896.46萬元。

        在 “對賭協議”尚未到期之日,原股東動用近8億元提前回購股權,引發市場猜想及擔憂。

        湖北千川為何“虧損”?

        “提前回購”、湖北千川2021年凈利潤為負等消息,千川木門作為行業的龍頭企業之一,也引起了行業內的強烈關注和討論。

        相關信息顯示,湖北千川是國家標準《木門窗》參編單位,也是國家高新技術企業,且先后榮獲了國家林業重點龍頭企業”、“湖北專精特新”、“中國木門領軍企業”等殊榮。公開信息顯示,公司過去幾年大宗業務發展迅速,先后和中海、華潤、保利、中鐵建、越秀、金地等大型優質客戶建立了長期穩定的合作關系,有報道稱,在中國地產500強首選供應商名單中,湖北千川品牌首選率為12%,僅次于江山歐派的16%。

        2021年下半年,湖北千川董事長駱柏韜在接受搜門網《浪潮·行業十年》欄目專訪時就已表示“影響可控”。“從前年(2019年)下半年開始,我們就開始調整客戶結構,加大央企、國企方面合作,提高客戶多元化。目前,整個事件對公司影響可控,且公司也已有長遠的打算。”董事長的發言看出企業對風險處理的信心,也能感受到企業對長遠規劃的深思熟慮。結合好萊客的年報分析,湖北千川真實“虧損”原因并非業務拓展受限或經營下滑,究其原因是其在2021年對個別客戶進行了大規模的壞賬計提。結合好萊客的一系列公告及工商變更,我們分析,2021年的大規模壞賬計提,只是湖北千川業務調整、轉型升級、資本市場重新布局的第一步,其目的是讓湖北千川能夠在未來的發展中輕裝上陣。

        駱柏韜:困難總會過去,未來一定美好

        近期,駱柏韜與搜門網CEO石興進行了一次電話溝通,駱柏韜表示,幾年來行業和企業確實經歷了一些變化,從民營企業到上市公司,從客戶暴雷再到公告大金額的提前回購,提前回購消息一出,確實也引起了同行業朋友的關注和討論。但從公司角度來講,無論經營發展還是內部管理,都沒有受到外界的影響,公司仍然在有序向前,按照我們既定的方向和規劃在前進。

        駱柏韜的語氣充滿樂觀。“業內同行也好,媒體也好,在不完全了解的情況下有些猜測、想法和傳言,可以理解。但我們對千川的規劃始終如一,公司的每一步決策都是充分論證過的,團隊也是充滿信心的,輕裝上陣對公司短期財務指標是有影響,提前回購也可能會引發市場擔心,但公司做了充足的準備,公司業務基本面是良好的,這次國資的介入也是最好證明。行業洗牌非常殘酷,作為行業的優勢企業,洗牌對于我們來講不是壞事,洗牌后我們能夠生存下來,并且活得會更好,前景也一定可期。”

        駱柏韜隨即又笑著說:“這么多年走過來,我們一直不忘初心,深耕細作在木制品行業,關關難過關關過,去年行業的變革和洗牌,對我們來講反而是機遇,也讓我們更健康、更強大了,千川的未來一定會更好,一定會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服務給我們的消費者,不辜負對我們一直信任的合作伙伴。”

        image003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馬林
        特级婬片内谢A片AAA毛片女同
      3. <dl id="qelso"></dl>
        <menuitem id="qelso"><dfn id="qelso"></dfn></menuitem>

        <track id="qelso"><div id="qelso"><td id="qelso"></td></div></track>

          <track id="qelso"></track>
          1. <tbody id="qelso"></tbody>